生活瑣記

*衛達明 | 2019年08月

  人到暮年,百病叢生,亦是醫院的常客。雖然我今年87歲,身體向來健康,但今年差了!三月份入25天醫院,病源是因為氣促,呼吸困難,於子夜一時call了白車入瑪麗醫院急症室,翌日被送去葛量洪,住了十天八天,將獲准出院前,突然患了痛風症,不得已繼續留院醫治。痛風症醫好,快要出院時,估不到3月28日半夜,醫生說我突然不省人事,驚動葛量洪一樓全層醫護人員,急來救治,並開用大型供氧的器具、繫在我用以呼吸的鼻孔間。當我紮醒時、袛覺在夢中參加友人的BBQ正把燒熟的肉片於入口中,我詫異地問圍繞著病床的醫護人員,所為何事,如此大陣象,她們答稱:「你剛纔不省人事……」之後再留院、找尋病源。在沒完沒了之下,住了一個星期,於四月四日才准我出院,屈指一算,此次留院共住了25天。於四月廿三日也因氣促、在葛量洪住了八天,然後出院。無怪坊間傳聞,人到八十後,老人如風前之燭,一吹就熄滅。況且我如今已87歲、在我仍健康時,我會繼續執筆、給松柏之聲寫稿,直至最後一天,筆桿也拿不起時、才停下來。

  我記得在80壽筵中,曾賦詩一首贈荊妻,詩曰:一貧如洗話當年,不嫌卑陋是前緣。白頭有幸同偕老,笑看兒孫不羡仙。

  真的,當我1947年重返香港謀生時,當年身材矮小,身軀羸弱,手持小學畢業證書,窘居家鄉十餘年,既無伯叔,終鮮兄弟,慈母是文盲,父親遠在香港工作,姊姊早年出嫁,頂頭的五家姐,學問比我差,若有甚麽不懂書篇,無人切磋,無從獲得課外知識,袛是一名鄉鴷J而已!後來蒙僱主恩准,在夜校完成中學課程,更得中學同學L君,知我工作中的店舖,快將結束,毅然借貸給我開店子,是要付利息的,這時候,徵得未婚妻同意,前來幫忙,店務因而得以循序漸進地發展,我倆三年後才正式結婚。三名兒女亦得以完成中學階段。幸好政府有款可借,兼之兒女生性,眼見父母天天辛勞,他暑假找暑期工,或替人補習,甚至老師見她數學成績佳,邀她往老師的會計行課餘工作,他們將收入交付學費,以供自己入讀最高學府,是以三人都能完成大學畢業。

  我在生意結束後,幸得兒女援手反哺,不然後果如何,難以想像。如今希望能執筆時,繼續寫文稿,供松柏之聲,代為上網。亦於有空時練習書法,以加強自身的書法功力。本年八月九日至十一日、我參加一個私人公開書法展覽會,在香港大會堂低座展出,同時於開幕之日即八月九日下午六時有酒會、招待嘉賓,未知能否邀請得 謝姑娘與列姑娘前來參觀指導,以添增此次展覽的光彩?

  我每天晨早都有在公園操練楊家太極拳,以冀身體添增活力。近日閒來無事,偶占一首打油詩,詩云:

老大也知體力衰,閒時攝取心頭愛;
案前注墨揮毛筆,午後隨緣讀史書。
一卷雲煙緣未斷,此生事業已成虛,
他年魂魄歸何處,身後如何豈自知!

  近年來腰骨酸痛,已不能背負相機背囊,追隨影友跨越省市與名山大川拍攝外景;遇有心愛景色,則以手機代替。此一腰骨痛症、現正給針炙、按摩推拿醫師治療;相信假以時日,或可治愈。書法亦我所愛,每星期都花上五、六小時練習;遇有構思所得、則立即執筆紀錄下來,用作寫文章的材料。正如陶淵明所說:「聊成化以歸盡,樂乎天命復奚疑!」

 


返回頁首